故事:漂亮女孩公然搭讪我男友我却暗喜,只因我想到一个挣大钱的

2019-10-29 18:39:29   【浏览】2561

每天阅读这个故事应用作者:毒蛋糕

夜总会里满是红酒和黄金。

苏然坐在最好的摊位上,眯着眼看着舞池里的辣妹。

最突出的一个,九具尸体,像一条蛇,皮肤白皙,在闪烁的灯光下勾住了男人的眼睛。

苏然侧身看了一眼他旁边的岳虎。毫不奇怪,他的眼睛被九具尸体钩住了。

就是她。苏然抿了一口嘴唇,站起来向胡月挥手,“行动”

岳虎拉着苏然的手,穿过周围的人群,来到九具尸体前挤成一团。

胡月在那里停下来,开始跳舞。他又高又帅。他漫不经心地举起了手。他的手腕上有数百万只手表。

苏然用悲伤的眼神看着九具尸体的手表。整个眼睛闪闪发光。

苏然偷笑了笑,然后笑了笑,搂住岳虎的腰,看了一眼九霄云外,宣布主权。

九身弯下嘴唇,对苏然笑了笑。他非常友好,但不同于讨厌同性的传统夜总会女孩。

她主动对苏然表示友好。她能够观察和判断。不一会儿,她和苏然、岳虎组成了一个小团队,跳了一个小时。

苏然累了,回去坐下。胡月和九具尸体也回到展台,邀请九具尸体喝几十万瓶威士忌。

九具尸体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,被苏然瞥了一眼。

岳虎嘻哈了起来,拍了拍九个人的身体,两人手牵手站在茶几上继续跳着,不时见面在一起,最后干脆握手言和。

苏然从电话亭里抬头看着他们,一言不发,眯着眼假装喝醉了。

九具尸体的名字是宋宁。他与苏然和岳虎共度了一夜,并交换了微信。

宋宁说她单身,住在神奇的首都。她几乎没有朋友,苏然是她第一个最好的朋友。

她非常善于社交。她偶尔会遇见苏然。下次她付帐时,会喝咖啡和茶,会滑雪和骑马。她离苏然越来越近了。

只有岳虎不能放弃苏然,总是和苏然一起出现。

宋宁嗔怪岳虎不知道如何让他们最好的朋友不会窃窃私语。

岳虎笑了笑,一言不发,点了昂贵的红酒安抚宋宁。

红酒进入红唇,岳虎抬眼痴迷地偷觑着宋宁精致的脸庞,喉结滚动,咽下口水。

苏然默默地看着这两个人。他似乎生气地笑了笑,“宋宁,你和岳虎更适合对方。高富帅更适合白付梅。”

宋宁头上酒,嗔苏然,笑而不语,妩媚不已,寻找岳虎。

最后,岳虎不在的时候,宋宁邀请苏然去喝咖啡聊天。几句话后,他漫不经心地问苏然,“看看岳虎非凡的家庭背景,你知道他的父母是否容易相处吗?你很难嫁入一个富裕的家庭吗?”

苏然低下头笑了笑,“他父母在美国有一个很大的产业,很难回到中国。我还没见过他们。”

宋宁沉思了一会儿,开始担心苏然。“嗯,现在有这么多骗子。你认为他是在假装自己是富有的第二代吗?毕竟,恶魔充满了这样的人。”

苏然眨了眨眼。“我不在乎这个。我爱他。”

宋宁的急切是不合理的。“那你还需要知道他是否富有!你现在应该睁大眼睛,如果有什么发现就告诉我!”

苏然皱起眉头。“你急什么?”

宋宁的眼睛闪闪发光,温柔而焦虑,像个大姐姐一样,握着苏然的手,“我和你一拍即合,把你当成姐姐一样对待,我怕你受苦……”

当宋宁和苏然正在吃饭时,胡月再次凑过来。

当他去洗手间的时候,苏然悄悄地告诉宋宁,“这些天我洗劫了他的公寓。”

宋宁握紧苏然的手。“你发现了什么?”

苏然舔了舔舌头。“我以前只知道他有钱,但没想到会这么有钱!他的高档公寓别墅的房产证,我一个人翻了几十套!有三栋高端办公楼!他车库里的车,最糟糕的是兰博基尼,是他的!”

宋宁的眼睛闪闪发光,苏然的双手疼痛难忍。

苏然眨了眨眼睛,痛苦地说,“我也交出了他在美国的产业。我不太明白,但他名下有几只基金,十几家公司,还有无数公司和行业可以投资。”

苏然唱了一首咏叹调:“我拿了灰姑娘的剧本!”

宋宁咬着嘴唇,瞟了她一眼,没有留下任何痕迹,松开了她的手。“我放心了。”

苏然仍然沉浸在幸福之中,无法自拔。他没有看到宋宁那双迷人的眼睛望向浴室。“我有一个如此优秀的男朋友和一个如此好的朋友。真的很开心……”

不幸的是,幸福总是短暂的。

不久,苏然发现岳虎和宋宁经常失踪。

宋宁很少要求苏然和苏然再打电话来,她越来越敷衍了事。

有一次,苏然从手机里听到宋宁颤抖的声音和岳虎的呼吸声。

苏然悄悄地挂了电话,咯咯地笑着,心情愉快地买了一个冰淇淋。他边吃晚饭边给私人侦探打电话,告诉他一个月来日夜跟踪宋宁。

一个月后,苏然睁开眼睛,微笑着打电话给宋赖宁,让他在咖啡店摊牌。

她把照片和视频扔在宋宁面前。“你和岳虎睡过。”

宋宁也不反驳,眯眼拿起照片,语气毫不在意,“不过,我们忍不住……”

苏然扔掉了另一堆照片。“那你就情不自禁地踏上两条船,做一个老人的情妇,同时又对岳虎有点生疏?”

宋宁震惊了,抓起照片。他脸色沉重,直截了当地说,“多少钱够保存印章?”

苏然的圆眼睛眯了起来,“一亿。”

宋宁知道她在随便胡说八道,但她看起来也很丑。“如果我有钱,谁会和这样一个已婚老人说话……”

她试图握住苏然的手,但苏然躲开了。苏然很愤怒。“胡月比老人富裕100倍,英俊100倍,未婚100倍。你抢走了我喜欢的东西,却不珍惜它!”

宋宁怔了怔,看了几百转几千遍。

苏然看着她,眼睛转过来,她站起来宣布:“我不在乎你是否抢劫他。我希望他快乐,但我不能忍受你欺骗他!你最好尽快做出决定。你跟谁在一起,不然我就告诉岳虎!”

说完,她鼓鼓囊囊地大步走出咖啡店。

他一出去,苏然的怒气就立刻消失了。他惊恐地透过落地窗看着宋宁。他的嘴唇忍不住激起了冷笑。

她还没来得及收起笑容,耳朵里就突然有了“抓痕”。

他身后传来一个男人懒洋洋、清脆的声音:“这个表情很狡猾。”

她突然转过身,看见一个高个子男人,深眼眶,琥珀色的眼睛异常明亮,两个薄嘴唇在高高竖起的鼻尖下轻蔑地抬起。

他低头看着挂在脖子上的相机,又抬头看了看她,笑得难以控制,“我看得出你在咖啡店里是个小骗子。”

苏然心里一惊,知道自己只是放松警惕,让他拍下可能有多险恶的照片。

她匆匆离开落地窗,走到宋宁视线的盲点,仔细看着那个人,“你是谁?我认识你?”

那人耸耸肩。“我只是一个小摄影师,碰巧拍了一张宋宁的照片。我无意中听到了你的论点。”

他饶有兴趣地看着苏然。“我看不出你看起来像一只小仓鼠,但当你转身时,你实际上是一只小狐狸。”

苏然也不胡说八道。"买照片多少钱?"

这个男人眯着眼睛看着苏然的圆眼睛,模仿她的语气:“一亿?”

“胡说!”苏然勃然大怒,“我要一亿美元。我雇了个人来抢你的相机,我还在这里跟你胡说八道?”

那人一点也不介意,只是咯咯地笑了。他明亮的眼睛和微笑让苏然暂时离开了。

这个人微笑着看着苏然,直到苏然看着毛。然后他说,“我给你一亿美元。你可以为我做模特。我想给你拍照。”

苏然冷冷地说,“我不拍裸照,也不接受津巴布韦硬币。”

这个人震惊了,只是突然大笑起来。

苏然看了看咖啡店。宋宁已经站了起来,正忙着把那个人拉到小巷里。

狭窄的小巷迫使苏然紧紧抓住这些人。苏然咬紧牙关。“你到底想要什么?”

这个男人盯着苏然丰满的圆脸,轻声说:“我想要一只仓鼠。”

他笑得更开心了,“那种会改变的。”

整个苏然都是被迫的。

中午,她得了神经疾病?

她睁大眼睛逗那个男人开心。

他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支笔,抓住她的手,在她的手掌上写下“奇莫”这个词,“我的名字”。我听到宋宁这么叫你?”

一种刺痛的感觉来自苏然的手掌。她的脸变红了,她缩回了手。

男人盯着他空空的手掌,后悔道:“这只小手很肥,感觉很好。”

苏然深吸了一口气。"删除照片,否则我起诉你。"

那个人惊呆了,突然大笑起来。然后他低下头,立即把苏然的额头。“小仓鼠,你是喜剧演员吗?你为什么这么有趣?”

苏然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要爆炸了。

她知道自己的娃娃脸,瞪着眼睛喜剧效果十足,但还是忍不住瞪着眼睛,“神经病,你在干什么?!”

“我叫墨池,不是疯子。”

苏然深深吸了一口气,“奇怪他妈的墨,你在干什么?!”

“噗!”墨池又笑了。他拿出手机说,“给我你的手机号码,我会给你我的请求。”

苏然犹豫了。墨池转身向咖啡馆走去。他边走边悠闲地说,“你想让宋宁对你的男朋友好一点。宋宁的那个傻瓜听不见你,但我能听见你。我现在就去找她……”

“180xxxxxxxx,”祁毛还没说完,苏然就直接报告了他的手机号码。

奇莫微笑着转过身,扬起眉毛。"微信是同一个号码吗?"

苏然要疯了。他以前从未见过如此喜欢冒险的人。柯启莫已经开始添加微信,直盯着她,等待她的批准。

苏然非常不愿意,“你说如果你留下号码,你会删除照片。”

"那你就不能附加一个微信号?"墨池有张军的脸,但他的表情充满了无赖。

苏然想哭,很头疼。她和奇莫对视了一会儿,最终输掉了这场战斗。她添加微信,“立即删除照片!”

奇莫突然抓住了苏然的脸,气得苏然快要脑梗了。"让我看看你的脸是否又圆又鼓,是胖还是有米饭?"

苏然不停地深呼吸,暗暗痛恨自己的厄运和神经病。他不够高,不能和一个无赖讲道理。

文都似乎正在失败。苏然想知道他能否在160岁时从185个人手中抢走相机。然而,墨池向她眨了眨眼睛。“想都别想。”

说完,他走出小巷,离开了苏然。

“你不是说要删除手机号码的照片吗?!”苏然在身后跺脚。

墨池停下来,回头看着她,扬起眉毛。“我是阿拉丁的灯。只有当你满足了我的三个愿望,我才会删除这张照片。”

苏然没有考虑阿拉丁的神灯是否是这样使用的。他下意识地问,“第三个愿望是什么?”

"我仔细考虑后会告诉你的。"

“你站住!谁知道你会不会伤害我?”

祁毛似笑非笑,“终于承认他做了坏事?”

他耸耸肩。“别担心,我不会对我的小宠物做任何坏事。”

“我不相信你!”

“你现在必须相信我。”祁毛哼着歌走开了。

苏然直到现在才想起这件事。墨池刚才说什么了?她是他的宠物吗?

一向喜怒无常的苏然狠狠地握了握拳头,“你妈妈的神经病!”

苏然蛰伏了几天,见奇怪的墨无所事事,暂时松了口气。

临门只剩一只脚了,突然出现了像奇莫这样的变数。苏然不敢给岳虎留点时间给宋宁洗脑。他想了想,咬了咬牙齿,找到了朱力,那个养了宋宁的老黄金主人。他对照片只字未提,说道:“你的情妇抢劫了我的男人。”

朱建国看着照片,脸色渐渐阴沉下来,眼神狰狞,质问苏然半天,还提到宋宁的牙齿咯咯作响。

苏然见自己达到了目的,就出去打了个电话:“朱太太,完了。我估计朱先生会马上离开宋宁。具体怎么回事见面说……”

第二天见面,苏然终于放下心来,抱着被子里的牛奶一边看着美国电视一边点头,却突然被朱太太的电话惊醒,“你不是说已经做完了吗?!”

苏然愣住了,“啊。”

“他说他要和我离婚!苏然,你做得很好。你没有赶走女主人,而是帮助她成为正式成员!听说你们总是在一起,你在开玩笑吗?!”(标题:牟父:仓鼠抓三只,狼在后面),作者:毒蛋糕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屏幕右上角的“[关注”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故事精彩的后续。

上一篇:高性能实用高温气冷堆燃料可量产
下一篇:企业满意度达90%,上海普陀打造法治化营商环境